免费服务热线:0576-83938338

新闻中心

至善基金被破案侦查 实控人及3名高管被刑拘
发布时间:2019-11-28 20:16

  21亿私募产品爆雷!至善基金被立案侦查,实控人及3名高管被刑拘

  一个负债累累的在逃“老赖”,隐姓埋名成破了一家私募基金公司,并让自己的司机出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跟董事长,用四年时间非法募集了近40亿元。最终东窗事发,被警方刑拘,留下近21亿元去向不明的兑付窟窿......

  这些电影般的情节,在事实中上演。“闹剧”的主角,便是上海至善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(下称“至善基金”)实控人吕邦政。

  已被立案侦查

  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,近日,至善基金涉嫌非法接受民众存款罪被立案侦察,公司实控人吕邦政、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王建乐、执行总裁卓栋炜、副总裁兼财务总监裘文杰已被刑事扣留。

  日前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来到位于上海市静安区南京西路的上海商城西座4楼的至善基金总部,发现该办公地点仍在畸形经营。大门敞开,好像并无异样。

  从前台左侧径直走入,会先经过一个狭小的会客厅,凑近过道的墙面贴满了公司高管缺席各大活动的照片。顺着过道再往里走,是一个六世间的办公室。这便是至善基金总部“对外开放”的全貌。

  六世间的办公室里,坐着两名至善基金的工作职员跟一名前来理解情况的投资者。对以“投资者”身份浮现的记者,两名工作人员并不意外,而是号召记者在其中一个工位坐下。最近多少天里,他们已经接待了良多这样的到访者。

  “公司确实立案了,老板是上周四(11月21日)晚上被抓的。”其中一位工作人员告知记者。

  他口中的老板,便是至善基金实控人吕邦政,“公司不被查封,当初就是配合经侦调查。其余工作人员在别处办公,我俩在这负责跟投资者沟通对接。”

  涉多项违规行动

  至善基金的兑付危机始于今年5月底。这家成破于2014年7月、在2015年3月登记成为私募管理人的基金公司,当时突然宣布旗下到期的产品全体延期兑付。

  内部人士向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供给的财务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7月底,至善基金累计未兑付金额为20.93亿元,波及投资者逾3000人。

  记者进一步考核发现,至善基金存在多项违规举动。

  其一,大部分产品未向中基协存案。记者获取的内部资料显示,至善基金至少发行过31只产品,但中基协官网显示,至善基金的备案产品仅有5只。

  ▲ 图片来源:中基协官网

  其二,合格投资者占比不到一成。依据监管规定,私募基金单只产品的投资门槛为100万元起。而截至7月中旬,在至善基金购买产品的投资者共计3266人,投资金额在100万元以上的仅255人,占比仅为7.8%。

  其三,部门投资者的认购金额并未进入基金托管账户。多名投资者向记者反应,当初投资打款,是通过至善基金理财师供应的POS机刷卡进行的,但收款方是一些奇奇怪怪的账户。比喻,浙江省桐庐县横村镇悦兴家电经营部、杭州经济开发区周恩伟小吃店、杭州市拱墅区星纳足浴馆、杭州杭锋棋牌会所……

  其四,至善基金从未向投资者出具过产品的投资季报、半年报和年报。

  早有失信“前科”

  今年6月份之前,吕邦政还只是隐匿在至善基金幕后的实控人,一直化名“吕文正”在至善基金总部办公,曾担当过一段时光总裁。直到至善基金兑付问题逐渐失控,才不得不出来主持大局。

  “之前基础不知道有吕邦政这么个人,始终以为王建乐就是实控人。”多名投资人向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反映,在吕邦政出现一个月后,王建乐就失联了。

  据至善基金官网介绍,作为公司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的王建乐,是“复旦大学EMBA在读硕士,兰州商学院工学学士。曾任职海尔公司、扬凯资产公司,后创立上海至善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,多年从事资本行业,对私募股权投资基金、企业并购与重组、IPO等领有丰富的教训,擅善于高端制造业、政信类名目”。

  这一履历受到了“打假”。据知情人士吐露,王建乐并非所谓的投资界精英,而是吕邦政的司机,只是一个“傀儡”。

  吕邦政之所以隐匿幕后,与其“失信被履行人”身份有关。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通过坚固渠道获悉,在2018年1月,吕邦政因拒不执行法院裁决,被警方通缉,随后始终处于在逃状态,直至此次被刑拘。

  通过中国履行信息公开网,可查到16条与吕邦政相关的失信立案信息,最早的一条发布于2014年7月23日,最近的一条发布于2019年3月6日。从被执行人的实行情形来看,其中15条显示“全部未履行”,累计涉案金额超过9000万元。

  ▲图片起源: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

  在最近的那条失信记录里,一名叫孙庆平的男子也关涉其中。布告显示,被执行人乐清市万胜机械有限公司应偿还申请执行人借款本金1200万元及罚息,被执行人大工匠集团有限公司、嘉兴大工匠机械有限公司、吕邦政、孙庆平在1200万元范围内承担连带任务。

  一位大额投资者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,孙庆平是吕邦政的岳父,且与其打过一次照面。“7月份的时候,吕邦政让我去找他岳父拿钱。说他岳父应该能给我兑付,我就请孙庆平吃了一顿饭,但他全程都在‘打太极’,并未给出解决打算”。

  业务员扫兴自残

  事件发酵至今,至善基金实控人及主要高管虽已被刑事拘留收禁,投资人最关心的依然是21亿元未兑付金额的去向。

  “静安经侦已经参加考察,公司的账本都拿去了。”至善基金总部负责招待的工作人员表现,公司会踊跃配合经侦盘点和处置资产,至于到底有多少资产,需等待监管局部的调查结果。该工作人员还表示,渴望投资者理性维权,避免再有悲剧发生。

  10月23日,至善基金杭州余杭分辨公司仓前分部的业务员费某及其丈夫华某,在家中烧炭自残。根据良渚村委的通报,费某为至善基金业务员,多位村民通过她投资理财一千多万元,但因至善基金资金链断裂,费某自家也投资了200多万元,觉得对不起村民和家人,想不开而自杀。

 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,除了上海总部,至善基金在南通、嘉兴、安吉、台州、南宁、厦门、福州、苏州等多个城市开设了43家分公司。

  部分投资者向记者表示,诚然存在一些恶意欺骗投资者的业务员,但也有不少业务员自身也是受害者,不仅无心之下坑了亲戚友人,本人的积蓄也搭进去了。

  不仅如此,呈现兑付危机的至善基金一度发不出工资,曾被员工公然讨薪。10月底,记者浏览至善基金官网时,发现该网站处于“被黑”状况,网页只跳转出一张员工讨薪的图片,内容直指至善基金“歹意拖欠员工2019年4月至7月的工资,恶意中断员工社保和住房公积金”。

  不过,近日记者再阅读该网站,发明已恢复畸形。

上一篇:我国树立首个水下地道技巧翻新平台
下一篇:没有了